The flood

屁话一堆

原来现在的舆论风向是p粉恶意拉踩魔道??什么逻辑??
当初Md粉在晋江论坛上拉踩诸位大佬的时候你们怕是还没入哪位大大的魔道同人坑呢吧?
既然当初对比的飞起,那现在大佬粉跟你们好好说道说道仔细分析分析,得出一个非常明显的结果——魔道祖师写的没有六爻好的时候。
你们说,这是恶意拉踩,这是黑魔道,不客观。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就算百姓点的是合理灯也不许?
而且,如果没得罪别人,别人干嘛没事怼你们?ball ball不要再操白莲花人设了好吗?看了就要吐了呀。

为了给ky粉洗白,放出皮粉ky你们的证据,还专门去了外网找?
请问一下,为什么会有人没事找茬去你们底下ky?如果这位ky粉真是皮粉,那她大概也只是在报仇...

脑洞速码

他们独立于人类的时空之外,他们有着自己的时空。
他们并不受限于人类的时间,但他们依旧受限于他们的时间。
他们拥有不一样的能力,是人类所说的,具有非凡能力的人。
能力是伟大的维度给的。
有的人类称他们为巫师,有的人类称他们为修仙者,有的人类称他们为炼金术师,有的人类称他们为超能力者……
尽管人类给的名字十分繁杂,他们自身也散落在不同的地区,受人类影响有着不同的文化体系,但他们依然只有一个统称——
灵赎者。
在他们的世界,维度主宰一切。
维度不是人,不是神,只是一个普通的客观规律。
灵赎者的世界也有区分。
在早年时由齿轮——一位伟大的灵赎者,建立维度回廊作为管理机构,全世界的灵赎者皆属其直接管理。
伴随着人类的政治制度...

【屏兰】第二部上卷原著片段

王砚道:“就是你和我们尚书大人都甚爱的那个姓张的小子,邓绪本来想要他到大理寺,但是没要成。皇上把他给冯邰了,派到丰乐县。应该就是这两天下旨。”
兰珏微觉意外。
                                           ——第十页

踏进门槛,兰珏便命人去柳府接兰徽,然后趁此机会先到卧房小憩片刻。正宽衣时,又对小厮道:“着人去淳和行馆看看,张屏若在,问他是...

流水账3

Q:你又没看过XXX与XXX,凭别人做的调色盘就四处扬言别人抄袭?试问是否太过草率无脑?

A:我大骂一个抢劫犯,我还要亲临现场目睹一切?已有人调出监控录像,抢劫罪行板上钉钉,是不是我还得理智冷静的分析道:“并未亲临不敢妄下断言。”
愚蠢。
最后问一句,那你TM的看调色盘了吗???

Q:你们喷某某也不过是举着反抄袭这种政治正确般的旗帜来喷某人的人品差而已,反抄袭之人也不过是一群道德帝罢了,如果换个好人,你们肯定是另外一种想法。

A:首先,我不认同抄袭与否和人品好坏分割开的说法。偷窃别人家的东西,此人人品本就有问题。给反抄袭破脏水麻烦高明点吧,说这种话也不怕自己的智障脑暴露的彻底噢?

Q:反抄袭就是为了散发你...

流水账2

说逆反心理的

大家都在强调偷窃是犯法的怎么没见你们去偷窃啊?【真有的建议自首】

这种理由未免有点可笑

还有说反抄让原作者很尴尬的,exm你是原作者吗?强行代表可以说是十分的爆笑了。如果大家都不发声,任由这种抄袭的东西横行霸道,原作者才会伤心的吧??

可以确认的是,有一些不知道是哪家的黑混入了反抄的队伍里并且让这只队伍处于有点妖魔化状态。希望友军稳定军心,保持初心,面对智障甩出证据,如果不听的话那也没办法了,随他吧。

我们不能强迫别人改变自己的看法,让他们爱咋咋地吧。而且说句实话,如果三观相符,看到证据也会觉得很恶心,不用多说自然也成了友军。如果三观不符,就是把证据拍他脸上他估计都不为所动。

So,不用浪费...

流水账

我现在就跟吃了白杨核弹似的想爆炸

简单来说就是想骂人 不想彬彬有礼了

致有些脑干萎缩顺带被门夹的智障,我不管你到底剧粉影粉明星粉唐七粉还是什么几把“不吹不黑路人”粉反正只要是有给抄袭洗白推锅的

现在走可能来得及

既然讲道理太长你不看

那为了照顾你们这帮重度白内障

我就简短一点

真贱。

听懂了吗?

一直不敢动手写同人,就算有,也只是在背地里暗搓搓的写上那么几句,过过瘾。
至于发到平台上这种事,我胆子实在太小,受不了像是被推到聚光灯下的感觉,自己那么点藏污纳垢的地方好像也被看了个透。
虽然知道自己这种小透明热度不会很高。
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写同人总会ooc,如何在尽量尊重原著人物性格的基础上写出不一样的故事,个人认为是写同人必须思考的问题。
但是这种问题真的很难把握,非常难把握,一不留神就彻底失败。特别是在阅读了大量的同人后,对于原著的理解就会被潜移默化的影响,导致有时候写没几句就突然一阵羞耻感。
这写的是啥?同人的同人?
然后全部删掉重来。
再来,ooc的话,每个人的理解可能都有偏差,所以又一个问题,如果有人指责你认为并不ooc的文章ooc?会怎样?
我没被人家评过,瞎说几句,像是一颗藏在棉花堆的玻璃心“啪叽”一声碎掉,支离破碎却只能藏在棉花堆里,不许出来扎伤他人。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因为大家都有一种“写同人就会ooc”的既定看法,(当然我也不是说这个说法是错的,我觉得这挺对的),有时候大加指责的时候总会那么理直气壮,所以玻璃心真的写不了。

胆小,原著难把握,玻璃心。

这三点可能是我蹲同人坑那么多年竟然一点产出都没有的缘故…

【肚痛请假窝在床上边背书边写】

多看的一眼和小脑袋

🙊💩

掐西皮。

😫不是官配的话还是不要这么理直气壮了?圈地何苦为难自萌?

镶嵌十箱青岛啤酒瓶玻璃渣的四十米长大刀片。

💅暂且不说其他西皮就说最近莫名奇妙蹲进去的德哈,刀片那又怎样,曾经甜到连一起来看雷阵雨这种偶像剧都自愧不如就可以了啊,这口糖舔一百年,绝对够。

但是还是拒绝刀片。

哟拆西皮?

🙊这问题真是贼鸡好啊。
粗数一下我蹲的比较深的西皮。
佐鸣:五年的本命,官方已拆,各自生娃。
狛日:好歹活下来不容易,特别篇一口糖,然而虐梗就在那儿不增不减。
神亚:看似没拆胜似已拆,弗拉格已经高高挂起。
宗逆:已拆,超高校级的宇航员小高显然不满足于当前已有的才能,作死一波,顺便踢踢柜门。【虐死爸爸了港真】
凹凸各西皮:官方爸爸...

扔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存在这里
以防不测